商务部报告超3000万小微企业使用1688进行新批发

“新批发的发展在流通领域具有革命性的意义,也成为出口顺利转内销的最重要一环。”

日前,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研究员陈丽芬在接受《国际商报》专访时点赞1688新批发,并为中国外贸企业支招,1688新批发是外转内最重要一环。

南都:目前纪录片播放量如何?

“与之前的公费医疗和劳保医疗不同,新的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要求企业和个人共同缴费。从不缴费到缴费,有一个职工缴费依从度的问题。个人账户的资金不参与统筹,可以结转使用,有利于提高职工参保的积极性和缴费的依从度。这是建立个人账户的第一个主要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震说。

南都: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被外交部发言人点赞,是什么感受?

竹内亮:其实拍纪录片最初目的就是希望更多日本人能了解武汉。我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武汉,不仅是给中国人看,更要给外国人看。

竹内亮:拍摄很顺利,我很感谢很多武汉人提供帮助帮我们压缩成本。当地的武汉人给我们提供住宿帮我们开车,5月中旬,我们在微博上募集主人公的时候,就有很多武汉人报名,很多人说,我不符合拍摄的要求但是我想做你们的助手。他们一部分是我们的粉丝想帮忙,还有更多人希望把现在的武汉传达给大家,这个想法特别强烈。

王震解释,“激励效应”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门诊费用统筹基金支付后,将原先因为没有门诊统筹而发生的过度住院减下来,减少对住院的需求。这一点也是当前推动分级诊疗的重要措施。二是建立门诊统筹后,门诊费用支出的规范化。在个人账户制度下,一些参保人用个人账户资金大肆购买各种保健品,甚至生活用品,一些地区还出现了参保人个人账户套现等违规现象。门诊费用纳入统筹基金支付后,门诊及药店费用纳入到统筹基金统一管理,提高基金使用的规范化程度,从而提高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率。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鼓励外贸企业对接电商平台,精准对接消费需求,引导外贸企业研发适销对路的内销产品,创建自有品牌,充分利用新业态新模式,促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竹内亮:人如果有故事的话,肯定会投入感情和想法去看世界。如果你去日本旅游看一个寺庙,它看起来很普通,但如果导游说这个寺庙是日本最有历史的寺庙,有1300年历史,而且创始人是中国人,是一位千年前远渡重洋坐船过来的和尚,你会马上对这座寺庙的感情不一样。

我以前看到黄鹤楼没有什么感触,疫情后再看到黄鹤楼,有种莫名的感动。我在武汉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感动,我相信每个去武汉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动,我们都知道这段时间武汉的故事,知道武汉有多么不容易。

她认为,一方面,调整个人账户势在必行,但改革调整需要秉持权益置换、平稳过渡、合理转换、政策协同等原则。个人账户的已有积累部分(存量基金)归个人所有,可以对已有的个人账户予以保留并扩充其功能,包括维持现有的支付门诊费用、药店买药的功能,允许用个人账户支付家庭成员医保费用(如居民参保缴费等),也可以探索用于更多与医保相关的领域。

竹内亮:前几天,片中拍摄过的日料店的老板打电话告诉我,因为这部片子,日料店现在生意特别好,英语老师脏辫熊也很受大家欢迎,她告诉我说学生都看了这个纪录片,她成了学校里的明星,得到这些反馈,我很高兴。

个人账户具体划入比例或标准,由省级医保部门按照以上原则,指导统筹地区结合本地实际,统筹研究确定。调整统账结构后减少划入个人账户的基金主要用于支撑健全门诊共济保障,提高门诊待遇。

另一方面,个人缴费还进入个人账户,但单位缴费逐步转入统筹基金,建立门诊统筹,对参保人门诊费用进行政策保障。就门诊统筹而言,结合已有的门诊慢特病、大病统筹制度,综合调整从病种门诊统筹到费用门诊统筹,即符合三个目录的门诊服务项目和药品,按照医保政策规定予以偿付。

“之所以产生建立门诊统筹会‘损害’参保人权益的说法,实际是对个人账户资金属性的误读。”王震说,根据现行法律,个人账户资金归个人使用,但性质仍是医保基金,专款专用,而不能“随意使用”。当然,在改革过程中还是要充分考虑个人账户资金使用的现状,把握改革节奏,在确保门诊待遇不下降的前提下,采取逐步改革的方式。

纪录片的走红,也让日本导演竹内亮走入公众视野,中日两国媒体关注“亮叔”如何看待武汉和新冠疫情,竹内亮也在受访中也一遍遍讲述“想给大家看到真实的武汉”,“想把日本对武汉的偏见去掉”。

我从1月下旬就想去武汉看看,但武汉封城直到4月解封,刚解封的时候大家觉得还太早了不安全,我们就先拍了《南京抗疫现场》,决定五月份再去武汉拍摄。后来《南京抗疫现场》在网上火了,很多公司找过来合作,五月份又多了很多其他的工作,最后只能把去武汉的计划推迟到六月份。

也就是说,未来医保个人账户里的钱,少了一块——即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过去单位缴费的30%,没了。

没想过一定要拍正能量的片子,让外界准确了解中国很难

南都:纪录片火了之后,对你个人和公司产生了什么影响?

竹内亮:其实纪录片挣不了钱,拍摄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兴趣。我们一直是通过制作自己想做的作品来提高知名度,吸引更多公司来谈合作,用其他的项目赚钱来拍纪录片,是这样一种循环。片子播出后,很多赞助商找过来跟我们合作。

但我们发现武汉的经济还是受到了影响,在餐饮店、餐厅吃饭的人很少,很多门店的门口贴上了出租告示,这跟南京完全不一样,南京的经济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没有这样严重。

南都:武汉之行还有哪些让你感到意外?

对于改革后的医保个人账户,仇雨临表示,需要回归医保本质,对个人账户做出与新环境、新形势、新政策目标相适应的调整,实现新旧使命的接续,而基于个人账户本身就具有的支付门诊“小病”的功能,建立门诊统筹的政策需求也为个人账户的调整提供了契机。

到武汉之后,澄清了我的很多误解

竹内亮:5月份的时候,我在微博招募武汉的市民当拍摄的志愿者,当时很快有100多人报名,团队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给100多人打电话,并整理出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详细资料给我看,我们挑选了10位拍摄对象,拍摄基本与一些关键元素相关,比如华南海鲜市场、雷神山医院,包括确诊感染的患者、医护人员。

竹内亮:纪录片6月26日晚间在十个平台同步上线,点击量每天都在增加,目前网络播放量应该已经超过2500万次。

其实,个人账户的积累也是有限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震解释,虽然从统计意义上,相比于年轻人,老年人的医疗费用更高,从而可以年轻时积累、老年时使用。但是对个体而言,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面临疾病风险,个人账户的积累功能有限。2018年职工医保个人账户人均积累额只有2300元左右;当年职工医保的人均住院费用已经超过1.1万元。如果没有互助共济,这个数字对于缓解老年后的高额医疗费用也是有限的。

“总量效应”方面,王震说,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群众参加医保,不是为了个人账户上的资金积累,而是要更好应对疾病带来经济风险。因此,只有通过集体力量、互助共济才能化解个体风险,将个人账户的部分资金置换为门诊费用共济保障机制,门诊费用的保障就不限于个人账户的资金了,保障能力和水平得以明显提高。

南都:除了关注度,这部纪录片有给被拍摄者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吗?

出口转内销的浪潮不仅将大批外贸企业带回国内市场,也引发了新的消费热潮。国内最大新批发平台1688突然火了,成为了爱上“批发”的年轻人们趋之若鹜的热门购物平台,“出圈”的1688甚至还一度冲上了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下载榜的榜首。

解封之后其实外地人去武汉,尤其是拍摄武汉的人特别少,在武汉入住酒店的前台告诉我,我们是武汉解封之后入住酒店的第一个外国客人,所以如果有外地人去武汉拍摄,对武汉人来说,他们是高兴的,我在武汉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谢谢。

王震认为,对这一改革的影响,应该从三个角度加以判断:一是看改革是否提高了整体的保障水平和保障能力,这是改革的“总量效应”;二是看改革是否平衡了利益相关方的关系、充分考虑了参保人的既得利益,这是改革的“结构效应”;三是改革是否理顺了激励机制,提高了资金的使用效率,这是改革的“激励效应”。

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由统筹基金和个人帐户构成。职工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个人帐户。用人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用于建立统筹基金,一部分划入个人帐户。划入个人帐户的比例一般为用人单位缴费的30%左右,具体比例由统筹地区根据个人帐户的支付范围和职工年龄等因素确定。

竹内亮:我能感受到武汉人很珍惜周围的人,珍惜现在的生活、珍惜生命,他们没有太强的物欲,不是一定要做成功的人、一定要挣大钱、一定要结婚,都是希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整个城市的节奏也慢了,没有那么着急。我不太喜欢快节奏的大城市生活,所以我反倒对他们很有好感,很喜欢武汉。

这次改革,不仅改进了个人账户的计入办法,还扩大了个人账户的使用范围。

日本人或者说外国人对武汉的了解很少,在疫情之前,几乎为零。疫情之后,日本人知道的武汉,也只限于新冠病毒。他们通过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了解到一线的医生、患者情况,知道有华南海鲜市场、雷神山医院,这是他们仅有的对武汉的了解。

我还记得在采访她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虽然疫情是不好的事情,但武汉因此受到了国际的关注,反过来看也有好处。”

一般来讲,我们不会在镜头前跟大家分享悲伤的故事,大家都不想回顾这样的经历,但是她的勇气和勇敢,愿意在我们的镜头前说出心里话,我很感动。

最怕武汉人说这个日本人拍摄的武汉是假的

——调整前个人账户包括个人缴费的全部和单位缴费的30%

仇雨临认为,随着人人公平参保、深化医保功能、单位和个人减负等政策目标的提出,个人账户不能完全适应当下的需求。深化医保的功能依赖于强大的基金量,尤其是统筹基金的规模,但个人账户却分散了统筹基金的总量,降低了其保障能力;此外,个人缴费完全进入个人账户以及单位缴费较高比例划入个账的情况,大大降低了医保基金发挥互助共济的功能。

竹内亮:完全出乎意料。我其实最关心武汉人的评论,因为我是外国人而且只在武汉呆了10天,不可能了解所有的武汉,我很怕被说“这个日本人拍的武汉是假的,这不是我们的武汉”。后来我专门看了评论,很多武汉人说这才是真实的武汉,我很荣幸也很感动。

Q4、个人账户改革后,会产生什么影响?

竹内亮:我的纪录片第一个故事就拍摄了华南海鲜市场。去之前我一直以为,华南海鲜市场是卖野味的,肯定是一个比较老旧的比较破的市场,但去了之后才发现我的认知完全是错的,原来这个市场这么大,它在市中心,每天很多人去那里买东西,对于武汉人来说是很重要很日常的菜市场,那里的人也告诉我,这里没有卖蝙蝠的,武汉人也没什么人吃蝙蝠,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人数也并不多,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竹内亮:惊讶,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办公室,是我老婆的朋友告诉她,她告诉我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外交部会上回应这个问题,整个公司都是“哇,这个好厉害。”公司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反应。

同时,按照过去的办法,统筹基金和个人帐户要划定各自的支付范围。医保统筹基金是有起付标准和最高支付限额的,按照上述决定的要求,起付标准原则上控制在当地职工年平均工资的10%左右,最高支付限额原则上控制在当地职工年平均工资的4倍左右。起付标准以下的医疗费用,从个人帐户中支付或由个人自付。

竹内亮:我很喜欢庄园(故事主人公)的故事。她的外公在新冠疫情中去世,这是这次报名的100多人里唯一一个亲人因新冠病毒去世的,她的妈妈和二姨也感染了新冠肺炎,她的二姨住过火神山医院、做了41次核酸检测才完全康复回到家。

目前,多数地区已经将一些大病、慢性疾病的门诊治疗以及日间手术等纳入到统筹支付范围,北京、上海、浙江、广州、青岛、厦门等地也都渐次开展了个人账户制度改革与门诊费用统筹的探索。王震认为,从效果看,提高了参保人的门诊待遇水平与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率。

南都:疫情后的武汉以及武汉人,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这一次,武汉仍然风景很漂亮,但有了更多的烟火气,我们接触了很多武汉人,他们都很热情。好像也因为这次疫情,大家都对武汉感兴趣了,以前感觉武汉只是好多城市的其中之一,但现在武汉好像不一样了。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仇雨临介绍,职工医保的个人账户本身就具有对门诊费用进行偿付的功能,但个人账户的设计却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在实施职工医保制度之初,国家考虑到过去计划经济时期职工完全无需缴纳保险费,缺乏参保意识,需要建立一种能够让民众顺利接受缴费的机制,同时培养个人的节约意识,控制医疗费用,因此建立了“统账结合”的模式,产生了个人账户。

按照改革的要求,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计入标准原则上控制在本人参保缴费基数的2%以内,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退休人员个人账户原则上由统筹基金按定额划入,划入额度按所在地区改革当时基本养老金2%左右测算,今后年度不再调整。

南都:去武汉拍摄,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南都:有没有想过这部纪录片播出后会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

在保障能力和保障水平总体提高下,还涉及到一个利益调整问题。应该说这也是社会各界关注度最高的一个问题。在门诊费用由统筹基金支付的情况下,弱化个人账户不会对参保人的门诊保障权益造成负面影响,实际的保障水平还是提高的。

“个人账户实际上是医保制度改革过程中对社会环境和政策目标进行折中的产物。当前,个人账户基本实现了‘保证改革平稳进行’和‘激励个人缴费积极性’两个目标。”仇雨临表示,但当下医疗费用的增长不再是单纯的个人没有节约意识造成的,社会经济发展、医疗需求扩大、医疗技术进步、疾病谱变化、医疗服务行为不端等因素都加剧了医疗费用的持续增长。

我觉得这样的想法特别好,短期来看,武汉在外国人的印象中也许不太好,但全世界因此都知道了武汉。长远来看,几年后,如果武汉有新的发展,武汉人发生新的故事,大家都会更关注,这是好的一面。

Q3、改革后医保个人账户是怎么样的?

Q1、什么是医保个人账户?

按照1998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基本医疗保险费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用人单位缴费率应控制在职工工资总额的6%左右,职工缴费率一般为本人工资收入的2%。随着经济发展,用人单位和职工缴费率可作相应调整。

Q2、为何要调整个人账户的计入办法?

今年4月,1688新批发上线数字化“外贸专区”,对外贸企业拓展国内市场展开扶持,计划年内帮助50万外贸企业实现2000亿内贸线上批发交易。帮助中小企业实现“外转内”的大跨步。

数据显示,4月份以来,1688每天新增超过700家外贸企业,新增交易额超过500亿元,目前入驻平台的外贸企业超过36万家。从工厂到市场,从线上到线上,大量外贸工厂正在突围“数字化内销”。

南都:三年前你曾经去过武汉,此行感受有什么不同?

南都:你在《好久不见,武汉》纪录片中拍摄了10位武汉人的故事,最喜欢哪一个故事?

陈丽芬表示,习惯于订单加工的外贸工厂面对国内市场的竞争,转型并不容易,如何快速拓展分销通路是当务之急,线上新批发是对外贸工厂最便捷的选择,是外贸企业转内销的第一站。

要增强医保统筹基金的共济能力,就要调整个人账户的结构。这是改进个人账户计入办法政策的考虑之一。

——在门诊费用由统筹基金支付的情况下,弱化个人账户不会对保障权益造成负面影响,实际提高了保障水平

南都:怎么理解“不一样”?

也就是说,过去医保个人账户里的钱,是个人医保缴费的全部和单位医保缴费的30%。

南都:出发去武汉前,做了哪些准备?

此次国家层面改革的核心举措是建立完善普通门诊医疗费用统筹保障机制。改革意见明确,从高血压、糖尿病等群众负担较重的门诊慢性病入手,逐步将多发病、常见病的普通门诊医疗费纳入统筹基金支付范围。普通门诊统筹覆盖全体职工医保参保人员,支付比例从50%起步。

日前,南都专访竹内亮,再次聊起《好久不见,武汉》以及他所拍摄的系列中国抗疫纪录片,这一次“亮叔”说了很多没有爆料过的内容,以及他从“局外人”视角对如何真实讲述中国故事的思考。

在短期内,可以使用个人账户支付门诊费用,社会统筹基金予以同步补充;长期看,随着门诊统筹待遇在保障的病种和服务范围、保障的水平、保障的人群等方面的完善,职工医保参保人的门诊就医可以得到更加充分的保障。

——个人账户分散了统筹基金总量,积累功能也有限

改革意见明确,个人账户主要用于支付参保职工在定点医疗机构或定点零售药店发生的政策范围内自付费用。可以用于支付职工本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在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就医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医疗费用,以及在定点零售药店购买药品、医用耗材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费用。探索个人账户用于配偶、父母、子女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等的个人缴费。

竹内亮:武汉的气氛。虽然官方报道武汉新增感染者一直是零,但我以为武汉整个城市还是比较紧张的状态,到了武汉之后,发现街头上走路的人比较少、吃夜宵买东西的人减少了很多,但走在街上的人们,他们的状态很轻松,就跟南京一样正常。

——未来个人账户里的钱不包括单位缴费的30%

国家统计局16日发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由负转正,经济运行稳步复苏。出口产品转内销,丰富了国内市场供给,为国内消费者带来更多选择,这也促使外贸工厂危中育机,加大力度拓展国内市场空间,推动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竹内亮:三年前去武汉,因为我们当时在拍《我住在这里的理由》,记录一位日本老爷爷在武汉的生活,他是开咖喱店的,当时只感受到这是一个风景漂亮的大城市。

南都:为什么拍这样一部纪录片?

南都:去到武汉之后,有澄清你的哪些误解吗?

竹内亮: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世界各地有很多人都在关注武汉。疫情期间大家都是看新闻报道了解武汉,哪些新闻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很混乱,国外也有一些假新闻,说武汉很多人死亡,特别危险,武汉政府在撒谎,甚至还有一些比较极端的信息。我比较相信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但我更想自己去看一看武汉到底是什么样。

商务部《产业带数字化转型报告》显示,目前超过3000万中小企业依靠1688新批发提供的健全供应链能力经营。阿里1688平台新批发模式覆盖全国七成制造业产业带,已经成为产业带工厂数字化转型主通路。

竹内亮抵达武汉。截图自纪录片

南都:拍摄这部纪录片,想达成什么样目标?